温Shelly

所有产出禁二改|二传标明来源
微博同名

王源 madame Figaro 采访部分

封面故事 | 王源 不辜负 少年时

在令人惊叹的大数据和粉丝的尖叫声里,
他从十二岁一路走到今天。
对这个少年而言,
生活不是剧本,
无需构架任何人物设定。

“接下来做什么?”男孩用稀松平常的姿态舒展了一下身体,像刚刚做完几页功课,在教室里扭过脸问同桌下节课是什么似的问工作人员。

“文字采访。”

“呼……那我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。”他当即长舒了一口气,有点如愿以偿得来十分钟课间休息的意思,嘴角往上勾,显出星星点点的笑意。

此刻是正午时分,早晨九点多钟就开始拍摄的王源已经有条不紊地换了数套衣服,纤瘦颀长的身影一直在更衣室和摄影棚门前的太阳底下之间来回跑,这会儿总算被告知平面拍摄部分已经大功告成了,才从工作的使命感里稍微解放出来,于是展露了些许孩子气,半坐半躺在沙发上,非常实在地跟我打了招呼,话音里带着几分不好意思:“先让我这么摊会儿,不耽误咱们聊天,可以吗?”

当然可以。纵然在外头的世界,这男孩称得上颠倒众生,在社交媒体上的千万转发量是每天都在发生的日常,一举一动都可以牵动那么多歌迷影迷的情绪命脉,而在这间小屋子里近距离地看过去,他倒也不过是个十七岁少年,贵在真诚可爱,浑然天成。“现在这季节是我最喜欢的,夏天刚过,秋天还没完全到来,阳光明媚,又有云,还不觉得热。”他闲聊着最近北京的好天气。

王源的新动作是参加了一档真人秀《青春旅社》。在节目里,他和其他十位嘉宾的新身份是一群创业合伙人,大家分住在两栋旅社里,在经营旅社的过程中他们既会有竞争和比拼,也会有合作和玩耍。一场真人秀节目,必定百般有趣。王源的回答听上去相当享受其中,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开心:“几乎每天都很有趣,因为在那里我非常自由,只要照顾好旅社里的客人,想干什么都可以。无聊了就下山钓鱼去,平时想去哪儿,骑上自行车就去了,我特别喜欢自由。硬要说有困难的地方嘛……也就是我刚开始什么菜都不会做,毕竟开旅社就有责任要把客人喂饱。”这位创业小白想必很有经营天赋,翻一翻他的微博就能发现,他潜心学厨艺的速度还是很快的——从炒秋葵到清蒸鱼,成色瞧着相当不错。

“自由对你来说很重要?”

对于这个问题,他当即就笃定地点头。一部分人想着,长大后就可以自己掌控生活的方向,从而得到真正的自由,而另一些人认为,长大的过程反而意味着更多责任和约束。王源想都没想就表示自己倾向于后者:“随着我慢慢长大,必然是责任更多。小时候,大家把你当小孩子看待,有什么事都会替你兜着,但长大了就要学着自己去扛,还要赚钱和孝顺爸爸妈妈,所以肩上的重量是会越来越重的,这一点我一直都很清楚。”

“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在肩负责任的同时,如何找寻你心心念念的自由?”

这下子少年花了一些沉默的时间来思考,然后耸耸肩,冷静地答:“尽量在工作之余给自己放放假,也就只能这样了。”如王源自己所言,因为长期和一群成年人在一起工作,学校和社会的边际线已模糊难辨,十七岁的他也常会心生一种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的错觉。本想和他聊一聊碰上不用工作的一天时,他会如何度过,这男孩却过分真实地告诉你:“上课。现在只要是不用工作的时间,都排满了课。”他也坦然表示,平时和朋友相处的时间确实少之又少,维系友谊的方式也不过是大家在微信群中的几行对话。

话题绕回《青春旅社》,十一位嘉宾中唯一正经历青春期阶段的王源,本身就是对“青春”两个字最好的注解,对此他也有自己的理解:“青春人人都会经历,它非常值得我们珍惜,因为一旦过去就不会再回来。每个人在青春年少时都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,也都会非常勇敢,所以我们要趁青春还在,去追逐最想追逐的东西。”

“现在每一刻,我都在享受青春。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有点累,但这就是我的青春,是我自己独家的记忆和体验,是别人都没有的。”这时,男孩的神情显得尤为骄傲,目光里涌出一束细细碎碎的光芒。“虽然我也挺想和其他男孩子一起在游戏里’开开黑’,在学校里打打球,但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,我还是选择我现在的生活。”

王源依然记得,4年前,12岁的自己第一次登台,在很多很多人面前唱歌。隔着时光重新描述那一刻的情形,他坦言:“特别紧张,直到表演完才松了一口气,如果把当时的表演拿到现在来看,简直差到没法形容,不过当时还是特别特别开心!”现在,经过一张张专辑和无数场表演锤炼的他,已经慢慢开始像一个成熟的歌手一样享受舞台,也将更多野心放在了自己的创作上。

说起王源这些日子几乎不离手的新宠儿,一定要数他正在学的吉他了,就连在《青春旅社》里,观众也能看到他孜孜不倦地向音乐制作人赵英俊讨教弹吉他的画面。其实在王源小时候,他就特别喜欢唱歌,一到了班上需要选送表演节目的时候,他总是那个上台唱歌的男孩。父母也曾让他潜心学钢琴,但他自言那时没有好好学,被爸爸妈妈“威逼利诱”着弹过一段日子,却并不上心,这几年才愈发意识到自己越来越喜欢音乐,词曲创作时显然也需要乐器帮忙,但如果把钢琴重新练起来非常费基本功,加上不便于携带,而吉他稍微容易上手一点,走到哪里也可以带到哪里。

这两年,王源在做好音乐的同时,也开始在影视方面崭露头角,无论是在电影《爵迹》里饰演的白银祭司,还是前不久在励志剧《我们的少年时代》中塑造的热血棒球队员,都收获不少称赞,他也渐渐学会享受这门压力和乐趣同在的艺术:“最大的压力就是要背剧本,但我很喜欢和同剧组演员们住在一起,大家为了呈现一个作品最好的模样而共同努力,在相处的过程中不断加深了解,不断磨合。”

这些角色有的比较接近他私下的本色,也有的故事情境显然离现实生活很远,但在喜爱表演的王源看来,一切并不需要考虑得如此复杂:“最近没有上表演课。学习表演进步最大的办法是一边拍戏一边找表演老师。我会把自己放进角色里。只要表演一开始,我就告诉自己,你就是那个角色,这就是我的表演方法。”

当然,这位少年也不忘补充自己爱憎分明的一面:“对于我喜欢的角色,我就会充满斗志,想要尽全力演绎好,但如果是明显不合适我的角色,我内心就会有点排斥。说实话,我之前的角色有点固化,形象也比较单一,所以我之后想寻求一点突破。”对理想的角色类型,王源心里也早已树立好两道标准:第一,须有自己的内涵,但不是故作高深;第二,还是想演一些在青春期该发生的事情,越接近自我的表演,越容易打动别人。

王源很早就被问过长大后的理想是什么,不同于很多男孩口中的医生、科学家、飞行员,那时他的答案直白到有些可爱:“当一个有钱人。”现在他已不再提那些远大的理想,而更专注于当下的规划:“到了现在这一步,我明白自己的名气和实力暂时还没对上号,实力欠缺很多,所以还是想多上上课,加把劲,无论是演戏还是音乐,都能有更多像样的好作品拿出来,希望可以不辜负所有人吧。”他随即补充说,“之后会有我的生日会,就想要好好表现。”这是他最近最想做好的一件事。

“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哪一个对你来说最为重要?”

他先是脱口而出两个字“未来”,缓了缓又说:“我还是选现在吧。未来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,有可能比现在更好,自然也有可能会垮掉,所以先做好现在的事情吧。无论未来如何,都是靠现在的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。” 他说。时间,王源不止一次提到,那如果生活中多了一天,或一星期,甚至多了一年,这个少年会怎么支配?“只有一天,我要全部拿来躺着,吃吃东西,好好补一觉;一个星期的话,当然飞去瑞士滑雪咯;而如果真有一年时间,我准备去上学,最近我一直在想出国找个学校,好好地念流行音乐和作曲相关的课程。”

出于工作缘由,王源如今的生活总在飞来飞去,但他不止一次说过,最爱的城市仍是重庆,虽然回去的机会不多,但只要回去,是一定要沿着江边走一走的:“我出生在那里,对它有特殊的感情,重庆最让我眷恋的是它的人情味。”

除了吉他,王源现在的爱好还有滑雪,是今年初刚刚学会的,正因如此,格外技痒的他目前最想去的旅行目的地就是瑞士。不同于很多人对身材的苦苦维持,他有着令人羡慕的体质:“我可从来都没有控制体重的烦恼,还一直都属于过瘦人群,平时都是往死里吃的,我最爱吃小龙虾了。”

聊起自己的穿衣风格,少年不自觉地笑了笑,心里似乎不太确定,试探性地抛出了“土帅土帅”这样一个半开玩笑的形容,接着真诚地补充道:“我实在不怎么会搭配衣服,服装师拿了衣服来,我就穿,所以全看服装师。”一番畅所欲言之后,他又看了眼坐在旁边的经纪人,问了声:“这样讲行吗?”他最喜欢买帽子,起初还以为他有很多不同款式风格的帽子收藏,没想到后半句的原因解释来得如此猝不及防:“因为我有时候不太喜欢洗头,不过……只是有时候啦。”他大笑起来。

在各种令人惊叹的大数据和粉丝的尖叫声里,这男孩从十二岁一路来到十七岁,他在舞台上的唱法和片场中的表演能力或许一直在精进,但不曾改变的是骨子里的那股赤诚和坦白。对这个少年而言,生活不是剧本,也无需构架任何人物设定。

评论(1)

热度(21)